<td id="ic1ob"><ruby id="ic1ob"></ruby></td>
        <samp id="ic1ob"></samp><pre id="ic1ob"></pre>

      1. <table id="ic1ob"><span id="ic1ob"></span></table>

          1. 法律圖書館

          2. 新法規速遞

          3. 有限責任公司股東出資份額繼承中的若干問題

            [ 高奔 ]——(2005-5-8) / 已閱32136次

            有限責任公司股東出資份額繼承中的若干問題

            高奔

            一、問題的產生
            隨著我國經濟的不斷發展,有限責任公司和自然人股東的數量也隨之不斷增多,有限責任公司股東出資份額繼承也相應增多,我公證處曾辦理過幾起有限責任公司股東出資份額繼承的公證,由于我國《公司法》、《繼承法》對上述問題沒有明確規定,在辦理過程中所引起的一系列問題引起了我的思考。本文就有限責任公司股東出資份額繼承中的若干問題作一粗淺地探討,以求教于同仁。
            二、有限責任公司的出資份額可以繼承
            我國《公司法》第24條所規定的出資形式有5種,即:貨幣、實物、工業產權、非專利技術、土地使用權,這些出資方式均不具有人身專屬性。具有人身專屬性的勞務、信用出資我國《公司法》持否定態度,所以我國有限責任公司股東的出資均屬于財產的范疇。
            我國《繼承法》第三條規定:“遺產公民死亡時遺留的個人的合法財產!憋@然,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通過出資而取得的出資份額符合我國《繼承法》第三條所規定遺產范圍,是可以繼承的,這在我國法學界已達成共識。
            三、繼承人繼承了有限責任公司的出資份額是否繼承了股權即是否繼承了被繼承人的股東身份
            (一)、我國法學理論界和司法實踐中存在的三種觀點
            對于有限責任公司的出資份額可以繼承,沒有多大爭議,爭議的焦點在于繼承人繼承了有限責任公司的出資份額是否繼承了股權即是否繼承了被繼承人的股東身份。對于上述問題在法學理論界和司法實踐中有多種不同看法,主要有三種觀點,一、除公司章程與股東協議禁止外,繼承人可以繼承股東的身份;1 二、股東身份可以繼承,除非獲得其他股東同意,否則繼承人只能繼承股權中相應的財產權益—自益權,不能享有共益權。2 三、股權繼承的性質乃是股東出資的轉讓,如果有限責任公司章程中未對繼承人股東身份的取得作出明確約定的,則可以比照《公司法》第35條的規定處理。3 筆者認為以上三點觀點都有不足不處,鑒于我國現行《公司法》的規定和目前有限責任公司的現況,筆者認為有限責任公司股東的出資份額可以繼承,如果有限責任公司章程中未對繼承人股東身份的取得作出明確約定的,則可以參照《公司法》第35條的規定處理,即繼承人是否取得股東身份,應由全體股東過半數同意,如果股東不同意繼承人取得股東身份,其必須購買死亡股東的出資份額,如果不購買股東的出資份額,則視為同意接納繼承人為股東。筆者將在以下幾個方面進行分析,試從理論和實踐上論述筆者觀點的可行性。
            (二)、股權的性質和繼承的客體
            1、股權的性質
            關于股權的性質在國內外法學界歷來爭議頗多,至今未有定論,從筆者所掌握的資料來看,大概主要有“所有權說”、“債權說”、“所有權債權化說”、“社員權說”、“共有權說”,“股東地位說”、“權利義務集合體說”、“獨立的新型權利說”、“股權—股東權說”、“經濟發展權說”等學說。由于篇幅關系,筆者只對目前在法學界占主導地位的兩學說“社員權說”、“獨立的新型權利說”進行單獨論述,其他學說不再逐一展開。
            社員權,又稱成員權,是指構成社團法人的社員對社團法人所享有的各種權利的總體。自德國學者瑞納德(Renaud)自1875年首倡股東權為一種獨特的社員權以來,該說已為德國之通說。在日本,松本丞治于1916年出版的《會社法講義》中,一方面采納德國學者瑞格斯博格(Regelsberger)的見解,將社員的權利分為共益權與自益權;另一方面采納瑞納德的觀點,將社員所享有的權利視為一個權利,即社員權。自此,社員權說亦為日本之通說。4 股權為社員權之一種,同樣為我國法學界之通說,我國法學家謝懷栻、梁慧星也持上述觀點。5
            社員權的內容包括財產性與非財產性。前者稱之謂共益權指以完成法人所擔當的社會作用為目的,而參于其事業的權利,后者稱之謂自益權指專為社員個人的利益所有之權。6 從社員權的內容可以看到,基于社員的資格而享有共益權,故具有身份權的屬性,但社員又基于自益權享有財產權益,故具有財產權的屬性,由此可見社員權兼有身份權與財產權雙重性質。法學家鄭玉波認為“社員權既非單純之財產權,又非單純之非財產權,實乃一種特殊性權利!7
            “獨立的新型權利說”在國內已有取代“社員權說”成為通說之勢,為現在法學界之有力說。該說認為從股權的內容、特征上看,股權既不是所有權,也不是債權,股權實質上是與所有權和債權并列的一種權利,股權只能是一種自成一體的獨立的新型權利類型。其特征有學者總結為:股權內容具有綜合性,分為自益權和共益權;股權是股東通過出資所形成的權利;股權的客體既不是公司,也不是公司財產,而是特定行為(股東只能依公司章程規定的特定方式行使其權利,如在股東會上行使建議權、表決數,使自己的意志間接作用于公司財產),故股權是一種無體財產權。8
            以上兩種學說起碼有一個共同點,都認為股權的內容分為自益權和共益權,都認同股權兼具非財產權與財產權雙重性質。
            2、繼承的客體
            從法律的意義上說,繼承有廣義和狹義之分。廣義繼承是指對死者生前財產權利和身份權利的繼承;狹義的繼承是指對死者生前財產權利的繼承。近現代法律中的繼承是狹義的繼承,即單純的財產繼承。9 我國《繼承法》第三條規定:“遺產公民死亡時遺留的個人的合法財產!笨梢,繼承的客體是財產。
            何為財產呢?原則上,一個人的財產是由這個人所有的具有金錢價值的各種權利的總體構成的。只有權利屬于財產,所有具有金錢價值的權利才屬于財產;它們是權利,但這此權利在正常的關系下可以以金錢價值來出讓或轉變為金錢。10
            有限責任公司中的出資份額是財產,可股權是嗎?股權有自益權和共益權,自益權是財產權,具有金錢價值,但共益權是非財產權,在正常的關系下難以以金錢價值來出讓或轉變為金錢。從整體上來看,股權顯然不能全部繼承,若繼承,也只能繼承股權中相應的財產權益。
            (三)、有限責任公司的人資兩合性
            人資兩合性是有限責任公司最為主要的特征,人合性是繼承人繼承股東身份的最大障礙。在資合和人合兩個要素上,人合應占有更大的比重。有限責任公司的成立,資合是基礎,但人合起到決定性作用,最為簡單的道理,在社會上有一定資金的人比比皆是,可值得信賴的人是少之又少。在《公司法》(修改草案)第24條中有限責任公司的注冊資本降低至人民幣5萬元,這更突出了人合的重要性。股東之間的信任關系是公司正常運轉和持續發展的關健。我國臺灣學者林詠榮將有限責任公司定位于印間形態而較接近于人合公司,學者王仁宏更是認為,有限公司與無限公司,同為人合公司。11
            繼承人要取得股東身份必須符合人資兩合的要求。繼承人繼承了有限責任公司的出資份額,達到了成為股東的資合要求,是否也達到了人合要求呢?股東之間的相互信任產生的原因有多方面,有基于相互之間的親情、友情,有基于相互之間長期的交往和了解,有基于對相互之間各自才能的認可,有基于性格和處事作風相互之間的互補,有基于為對方的人格魅力所折服,所有的人身具有的特點或才能都不屬于財產的范疇,12 不能繼承。要達到人合的要求,只有得到其他股東的同意。作為股東他們肯定不希望一個陌生的人加入到公司之中,防止在公司經營方針和利益分配上出現矛盾,影響公司的發展,影響到自己的利益。
            當一個占絕大比重出資份額的股東的唯一合法繼承人是一個年老體弱、目不識丁的人,或是一個游手好閑、嗜賭成性的人,或是一個貪婪自私、見利忘義的人,象這種無法得到其他股東認可的繼承人無需其他股東同意即可成為公司股東,不僅是對人合性的破壞,而且對公司來說只有是災難。
            有觀點認為“出資繼受人取得股東資格,應經其余股東全體同意,公司章程另有約定的除外。從法理上講,有限責任公司是人合性公司,外人取得股東資格必須經全體股東同意,否則不能取得股東資格!13
            從法理上來看,上述觀點有一定道理。但從我國現行《公司法》的規定來看,不能按此操作。因為,我國《公司法》第35條規定“股東向股東以外的人轉讓其出資時,必須經全體股東過半數同意”,對股東出資轉讓只需經全體股東過半數同意,但對出資繼受人取得股東資格,應經其余股東全體同意,這樣的規定過于苛刻和嚴厲,并使法律失去其統一性和嚴肅性,筆者認為還是參照《公司法》第35條規定較為適宜,即繼承人是否取得股東身份,應由全體股東過半數同意,如果股東不同意繼承人取得股東身份,其必須購買死亡股東的出資份額,如果不購買股東的出資份額,則視為同意接納繼承人為股東。
              還有觀點認為“若其他股東有權限制繼承人取得股東資格,繼承人與其他股東之間進行協商的平等基礎就不復存在,其他股東通過這種限制謀取私利的事情就可能發生,而繼承人對這種不公正的結果缺乏有效的救濟途徑。設想一下,如果公司業績上升,其他股東選擇限制繼承人取得股東資格,用很低的價格獲得被繼承人的股權;如果公司業績下滑,那么其他股東可能允許繼承人取得股東資格,繼承人就要承擔股權不斷貶值的損失!14
              對上述觀點,筆者不能贊同。首先,當公司業績上升,其他股東不愿意讓繼承人取得股東資格時,其他股東不能限制,繼承人取得股東資格,那么繼承人與其他股東不合的種子在一開始時已種下,股東之間就可能不會精誠合作,公司業績很有可能會下滑,最終公司也許會解散、破產。這樣的話,繼承人繼承的出資份額的價值也許會貶值,甚至一無所得,還不如當初讓其他股東購之。其他股東的利益因此也得到了損失。同時,公司解散、破產不僅會經濟損失,還會造成社會失業人數增加等一系列社會問題。權衡利弊,不辯自明。
              其次,當雙方對股權的價格達不成一致時,可以通過評估機構進行評估,不會存在股東很低的價格獲得被繼承人的股權的情況。最后,當公司業績下滑,其他股東可能允許繼承人取得股東資格,繼承人就要承擔股權不斷貶值的損失,其實這種風險在公司業績上升同樣存生,在市場經濟中誰也不能保證業績好的公司會一路上升,業績壞的公司不會東山再起。何況,最壞結果是公司破產,那時繼承人承擔的損失不會超出其所繼承的財產的范圍。
              (四)、國外的立法和國內的相關立法
              關于有限責任公司出資份額的繼承以及股東身份的繼承問題在我國的《繼承法》和《公司法》都沒有明確規定,面對我國法律空白,我們可以在國外立法的規定以及國內相關法律的規定中尋找答案。
              1、國外的立法
              筆者對國外立法的資料掌握甚少,只能將所能查閱到的資料一一羅列:
              (1)、法國:《法國民法典》第1870條規定“公司(合伙)不因某一參股人(合伙人)死亡而解散,但得有死者之繼承人或受遺贈人參與而繼續存生,章程規定參與之繼承人或受遺贈人應當得到參股人(合伙人)認可的情況除外!15 《商事公司法》第44條規定“公司股份通過繼承方式或在夫妻之間清算共同財產時自由轉移,并在夫妻之間以及直系尊親屬或直系卑親屬間自由轉讓。但是,章程可規定,配偶、繼承人、直系尊親屬、直系卑親屬,只有在章程規定的條件獲得同意后,才可成為股東!16
              (2)、德國:《德國有限責任公司法》第15條中規定出資份額可以出讓和繼承。17
            (3)、意大利:《意大利民法典》第2469條規定“〔參股的轉讓〕除非設立文件另有規定,參股可以在生者之間自由轉讓,也可以因死亡而繼承!18
            總結:通過對國外立法的考察,可以看出,法國、意大利的立法中,繼承人繼承股東身份受章程的限制,而德國對此沒有明確規定。
              2、國內相關法律規定
              (1)、《合伙企業法》第五十一條規定“合伙人死亡或者宣告死亡的,對該合伙人在合伙企業中的財產份額享有合法繼承權的繼承人,依照合伙協議的協定或者經全體合伙人的同意,從繼承開始之日起,即取得該合伙企業的合伙人資格!
              (2)、《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十六條規定“人民法院審理離婚案件,涉及分割夫妻共同財產中以一方名義在有限責任公司的出資額,另一方不是該公司股東的,按以下情形分別處理:(一)夫妻雙方協商一致將出資額部分或者全部轉讓給該股東的配偶,過半數股東同意、其他股東明確表示放棄優先購買權的,該股東的配偶可以成為該公司股東;(二)夫妻雙方就出資額轉讓份額和轉讓價格等事項協商一致后,過半數股東不同意轉讓,但愿意以同等價格購買該出資額的,人民法院可以對轉讓出資所得財產進行分割。過半數股東不同意轉讓,也不愿意以同等價格購買該出資額的,視為其同意轉讓,該股東的配偶可以成為該公司股東!
              (3)、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關于印發《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公司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指導意見(試行)》的通知(2004年2月24日 京高法發[2004]50號)第十二條規定“有限責任公司自然人股東死亡,其繼承人能否直接主張繼承股東資格?有限責任公司作為具有人合性質的法人團體,股東資格的取得必須得到其他股東作為一個整體即公司的承認或認可。有限責任公司的自然人股東死亡后,其繼承人依法可以繼承的是與該股東所擁有的股權相對應的財產權益。如果公司章程規定或股東會議決議同意該股東的繼承人可以直接繼受死亡股東的股東資格,在不違反相關法律規定的前提下,法院應當判決確認其股東資格,否則應當裁定駁回其起訴!19
              (4)、《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公司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一)》(征求意見稿)的第三十四條規定“有限責任公司股權因為繼承、被強制執行等非因股東本人的意思發生變動,其他股東主張優先受讓的,人民法院應予準許。當事人不能就轉讓價格達成一致的,可以通過評估的方式確定!20 但在《征求意見稿2》中此條已刪除。21
            通過對國內相關的法律和司法解釋的考察,可以看出,國內的立法均注重有限責任公司的人合性,繼承人不能不受限制而取得股東身份。
              (五)、對第一種觀點的批判
              除公司章程與股東協議禁止外,繼承人可以繼承股東的身份。在上面所提及的法國、意大利立法也采用上述規定。讓股東事先在章程和股東協議中對繼承人能否取得股東身份、取得股東身份所需程序等作出約定,這樣避免在繼承時產生糾紛,并符合意思自治的原則,也沒有對有限責任公司的人合性造成破壞。這種立法模式,在理論沒有問題,可按照我國目前公司的現況,按此操作不行。問題在于我國《公司法》當初沒有以上規定,《公司法》已執行了十幾年,在這十幾年中成立的有限責任公司不計其數,在大部分的公司章程中對此沒有約定。
              為了這個問題筆者詢問了許多公司的股東,查閱了一些公司章程,在筆者所查閱到的公司章程中,對此問題均沒有約定。通過對公司股東以及工商行政管理局工作人員的查詢,解到我縣在申請成立有限責任公司時,工商行政管理局工作人員會向申請者提供公司章程樣本,22 絕大多數的股東只不過在樣本上填上股東姓名、出資金額、出資比例,其他部分不作任何改動。筆者還在互聯網上查閱許多網站提供的公司章程樣本,在網上查閱到的公司章程樣本中也沒有此項條款。在《公司法》中沒有規定,工商部門提供的章程樣本亦沒有相應條款,單憑股東的法律意識在章程中寫進此項條款,可能性甚微。由此可以想象得到全國的情況也應大致如此。
              在這種現實情況下,要按第一種觀點操作,有限責任公司的人合性肯定會造成破壞,其他股東的利益得不到保障。這演變成廣大股東去承擔《公司法》立法者的失誤所產生的后果,顯然不公平。

            總共2頁  1 [2]

              下一頁

            ==========================================

            免責聲明:
            聲明:本論文由《法律圖書館》網站收藏,
            僅供學術研究參考使用,
            版權為原作者所有,未經作者同意,不得轉載。

            ==========================================

            論文分類

            A 法學理論

            C 國家法、憲法

            E 行政法

            F 刑法

            H 民法

            I 商法

            J 經濟法

            N 訴訟法

            S 司法制度

            T 國際法


            Copyright © 1999-2021 法律圖書館

            .

            .

            a片在线视频免费观看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