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 id="ic1ob"><ruby id="ic1ob"></ruby></td>
        <samp id="ic1ob"></samp><pre id="ic1ob"></pre>

      1. <table id="ic1ob"><span id="ic1ob"></span></table>

          1. 法律圖書館

          2. 新法規速遞

          3. 完善我國法定繼承人范圍和順序立法的思考

            [ 陳葦 ]——(2013-4-10) / 已閱16198次

                        完善我國法定繼承人范圍和順序立法的思考

                      陳葦 西南政法大學 教授 , 冉啟玉 西南政法大學 講師


              內容提要: 法定繼承的人范圍和順序,是我國《繼承法》修改的難點問題之一。圍繞這一問題,學術界有諸多爭論。關于我國法定繼承人的范圍和順序,立法上還存在很多不足,應結合我國民眾的繼承意愿和繼承習慣,借鑒外國立法經驗,修改、完善相關立法。


            法定繼承人的范圍和順序,是指哪些人能夠成為法定繼承人及其依據何種順序參加繼承取得遺產,這既關系到對被繼承人私有財產權的保護,也涉及到家庭扶養職能的實現。值此我國《繼承法》修改之際,我們在考察我國法定繼承人范圍和順序修改論爭的主要觀點基礎上,分析我國法定繼承人范圍和順序的立法現狀與不足,借鑒外國立法經驗,結合我國民眾的繼承意愿和繼承習慣,提出修改、完善我國相關立法的建議,以供立法機關參考,期望對《繼承法》的修改及未來的《中國民法典·繼承編》的制定有所裨益。
            一、我國法定繼承人范圍與順序修改論爭的主要觀點
            我國現行《繼承法》制定于 20 世紀 80 年代。該法從 1985 年施行至今已有 27 年。在 21 世紀,隨著我國經濟的發展,人們社會生活條件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在遺產繼承中也出現了一些新情況。我國學界普遍認為,法定繼承人范圍過窄,法定繼承順序也存在某些不合理之處,需要進行相應的修改,以適應調整新時期我國民眾遺產繼承新情況的需要。但對法定繼承人范圍和順序應當如何修改,專家學者們的觀點不盡一致,提出的立法建議也不盡相同。因此,法定繼承人范圍和順序究竟應當如何修改,是《繼承法》修改中的難點問題之一。首先,對我國法定繼承人范圍和順序修改論爭的主要觀點進行考察。
            (一) 我國法定繼承人范圍修改論爭的主要觀點
            關于我國法定繼承人范圍是否應適當調整,主要有兩種觀點: 一種觀點認為,現行法定繼承人的范圍比較合理,贊同《繼承法》的現有規定。另一種觀點認為,現行法定繼承人的范圍不符合我國的現實國情,需要進行調整。對于法定繼承人范圍是否需要調整的論爭,主要涉及以下三個問題:
            第一,我國法定血親繼承人的范圍是否應適當擴大? 對此主要有兩種觀點: 一種觀點認為,我國法定繼承人范圍應當維持原狀; 另一種觀點認為,我國法定繼承人范圍過窄,應予適當擴大。至于擴大到哪些近血親,學者們的觀點不盡一致,主要有三種不同的立法建議: 一是主張擴大到第四親等內的血親; 二是主張擴大到在一個家庭中共同生活或有扶養關系的三親等的血親;[1]三是主張只增加兄弟姐妹的子女( 即侄子女、外甥子女)作為法定繼承人。[2]
            第二,形成扶養教育關系的繼父母、繼子女是否應為法定繼承人? 對此主要有兩種觀點: 一種觀點認為,經過近 20 多年的運作,我國《繼承法》有些特色已成為我國固有法的一部分,建議予以保留,如形成扶養教育關系的繼父母子女相互享有繼承權的規定。[3]另一種觀點認為,形成扶養教育關系的繼子女享有對繼父母的遺產繼承權,對父母再婚不利、實際上也損害繼父母的親生子女的繼承權,故建議取消形成扶養教育關系的繼父母與繼子女互有繼承權的規定,改為適用《繼承法》第 14 條有關酌情分配遺產的規定為宜。[4]
            第三,盡了主要贍養義務的喪偶兒媳或喪偶女婿是否應為法定繼承人? 對此主要有兩種觀點: 一種觀點認為,該制度的設立較為公平合理,有利于老年的公婆、岳父母生活上的照料和精神上的安慰,有利于發揚中華民族的美德、發揮家庭的扶養職能,體現了權利義務的一致性。[5]另一種觀點認為,此是將本應由道德調整的問題納入到了法律調整的范疇,通過適用《繼承法》有關酌情分得一定遺產的規定同樣也可以保護此種喪偶的兒媳和女婿的合法權益,故不宜將其納入法定繼承人的范圍。
            (二) 我國法定繼承人順序修改論爭的主要觀點
            關于我國法定繼承人順序的修改,主要有兩種不同的觀點: 一種觀點認為,現有的法定繼承人順序符合我國國情,應當維持《繼承法》原有的規定。[1]另一種觀點認為,現有的法定繼承人順序不夠合理,需要進行修改,其修改的內容包括: 配偶繼承人的繼承順序與血親繼承人的繼承順序。
            第一,配偶繼承人的法定繼承順序是否應進行適當調整? 對此主要有兩種觀點: 一種觀點認為,配偶應固定繼承順序!独^承法》將配偶固定在第一順序,這體現了配偶在家庭中的地位和家庭成員之間的密切關系。另一種觀點認為,配偶應不固定繼承順序。我國配偶繼承順序的現行規定,既不符合我國民間的繼承習慣,也使配偶的繼承份額有限,并且不能兼顧保護血親繼承人的繼承權,因此,建議不固定配偶的繼承順序,配偶可以參與到任何一個繼承順序與血親繼承人一起共同繼承。
            第二,血親繼承人的繼承順序是否應進行適當調整? 對此,爭議的焦點問題是父母和子女是否應當在同一個繼承順序。[6]主要有兩種觀點:一種觀點認為,在我國人口老年化嚴重的背景下,應考慮我國社會保障制度的不完善情況,父母作為第一順序的法定繼承人,可以緩解人口老年化帶來的贍養問題。[7]另一種觀點認為,子女及其直系卑血親應當優先于父母的繼承順序,子女及其直系卑血親作為第一順序法定繼承人,父母作為第二順序法定繼承人,這樣可使遺產通過子女及其直系卑血親往下傳而被保留在被繼承人的后代之家庭內部,這符合我國民間的繼承習慣,也與世界大多數國家和地區的立法相一致。同時,對被置于后面繼承順序而未能參加繼承的受被繼承人扶養的父母以及祖父母、外祖父母的晚年生活保障,可以通過設立特定遺產( 包括遺產中供受扶養人日常生活使用的物品和住房) 的終身使用權的方式,予以妥善地解決。[2]
            二、我國法定繼承人范圍和順序的立法現狀與不足
            關于我國法定繼承人的范圍和順序的立法現狀,根據《繼承法》第 10、11、12 條的規定,法定繼承人的范圍包括: 配偶、子女( 包括婚生子女、非婚生子女、養子女和有扶養關系的繼子女) 、父母( 包括生父母、養父母和有扶養關系的繼父母) ;兄弟姐妹( 包括同父母的兄弟姐妹、同父異母或者同母異父的兄弟姐妹、養兄弟姐妹、有扶養關系的繼兄弟姐妹) 、祖父母、外祖父母; 孫子女、外孫子女及其晚輩直系血親為代位繼承人。配偶、子女、父母為第一順序法定繼承人; 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為第二順序法定繼承人。被繼承人的子女先于被繼承人死亡的,由被繼承人的子女的晚輩直系血親代位繼承。代位繼承人不受輩數限制。(注:參見 1985 年 9 月 11 日《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貫徹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法〉若干問題的意見》第 25 條。)喪偶兒媳對公婆,喪偶女婿對岳父母,盡了主要贍養義務的,作為第一順序法定繼承人。
            針對以上學者對我國法定繼承人范圍和順序修改的主要觀點論爭,結合現行《繼承法》的規定,我們簡要分析現行法定繼承人范圍和順序的立法之不足。
            (一) 我國法定繼承人范圍的立法之不足
            1、我國法定血親繼承人的范圍過窄。除配偶繼承人外,《繼承法》規定的直系血親繼承人上至祖父母、外祖父母,下至全體直系卑血親,旁系血親繼承人止于兄弟姐妹,此外還有因扶養關系而取得法定繼承權的人( 包括形成扶養關系的繼父母與繼子女,盡了主要贍養義務的喪偶兒媳和喪偶女婿) 。目前,我國法定血親繼承人范圍是世界上最窄的國家之一。這種立法例的主要缺陷如下:
            第一,這與我國現有的家庭結構和血親關系的變化不相適應。我國實行計劃生育政策已 30多年,提倡“一對夫妻只生一個子女”的獨生子女政策的實施,使我國家庭結構已呈小型化核心家庭為主,在核心家庭中近血親的種類和數量都在減少,如兄弟姐妹數量的減少甚至家庭中無兄弟姐妹。隨之而來的就是叔、伯、姑、舅、姨、侄子女、外甥子女這些血親的種類和人數也減少。我國第六次人口普查結果顯示,平均每個家庭戶的人口為 3. 10 人,比 2000 年第五次全國人口普查的3. 44人減少 0. 34 人。我國家庭結構以核心家庭為主,法定血親繼承人的總量有所減少;谶@一社會現實情況,應當適當擴大法定血親繼承人的范圍。如前所述,對于擴大法定血親繼承人的范圍,學者們已提出了不同的建議,對其范圍擴大最寬的建議是將法定繼承人范圍擴大到四親等以內的血親,對其范圍擴大最窄的建議是僅增加兄弟姐妹的子女為法定繼承人。我們認為,就四親等以內的血親而言,在我國現實生活中,有些親屬如堂兄弟姐妹、表兄弟姐妹之間發生繼承的情況非常少,民間也沒有這樣的繼承習慣。借鑒外國的相關立法例,結合我國民眾的繼承習慣,新增加的法定繼承人,應當與被繼承人具有一定經濟上和情感上聯系、在一定情況下能盡扶養和扶助義務,并且在民間有相互繼承遺產的習慣的血親為宜。因此,增加兄弟姐妹的子女為法定繼承人較為適宜。
            第二,這不利于保護自然人的私有財產繼承權。目前,隨著社會經濟的發展,我國家庭的財產數量及種類都有較大的增加。根據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數據,2011 年我國農村居民人均純收入 6977元,比上年增加 1058 元,增長 17. 9%。2011 年我國城鎮居民人均總收入 23979 元,其中,人均可支配收入 21810 元,比上年 增 加 2701 元,增 長14. 1% 。我國民眾私有財產數量和種類的增加,要求我國法定繼承人范圍的修改應當加強對公民私有財產權的保護;诒Wo公民個人財產所有權之私法理念,公民死亡后遺留的個人財產應盡量歸屬于其近親屬繼承。但我國現行法定繼承人范圍過窄,這容易出現無人繼承而導致私有財產歸公。顯然,這不利于保護公民的個人私有財產權,可能挫傷人們創造和積累財富的積極性。
            第三,這與我國民眾的繼承習慣不完全相符。在我國,目前社會保障機制尚未完全建立,現實生活中無子女的叔、伯、姑、舅、姨,由其侄子女、外甥子女給予精神上的慰籍,經濟上的供給及生活上的幫助的情況較多,但是我國法定繼承人的范圍并不包括上述親屬,這不利于發揚近親屬之間相互扶養的傳統美德,也與我國民間這些親屬之間有相互繼承遺產的習慣相悖。[8]由于我國家庭人口結構的小型化,未生活在同一家庭中的近親屬之間的聯系,尤其是經濟上的聯系相對傳統農業社會而言較為松散。在目前我國以家庭養老為主的養老模式下,在農村剩余勞動力外出務工、子女在外求學、參軍等情況下,就會出現大量的空巢家庭。[9]我國法定繼承人范圍的修改,應當考慮如何有利于激勵近親屬間經濟上相互扶養與生活上相互照料的積極性,以利于保障老年人尤其是空巢家庭老年人的晚年生活。因此,我國應當適當擴大法定血親繼承人的范圍,增加兄弟姐妹的子女作為法定繼承人。
            第四,這不利于保護涉外及涉港、澳、臺繼承案件當事人的財產繼承權。隨著我國社會經濟、文化的發展,中外民眾交往逐漸增多,同時我國內地民眾與港、澳、臺三地區民眾間的交往也更頻繁。與之相應,涉外及涉港、澳、臺繼承案件也有所增多。我國內地法定繼承人的范圍過窄,不利于保護涉外及涉港、澳、臺繼承案件當事人的財產繼承權。在國外,為防止遺產因無人繼承而歸公,有的國家的立法有擴大法定繼承人范圍的趨勢。如 2003 年 3 月 1 日施行的《俄羅斯聯邦民法典》對法定繼承人的范圍做了重大修改,已極大地擴大了法定繼承人的范圍: 長輩血親止于被繼承人的曾祖父母和外曾祖父母及表、堂祖父母,表、堂外祖父母的子女,晚輩血親止于被繼承人的表、堂孫子女的子女,此外還包括被繼承人的繼父、繼母以及繼承人之外受被繼承人扶養的人等。[10]404我們認為,此立法動向值得注意,我國應當適當擴大法定繼承人的范圍。
            2、形成扶養教育關系的繼父母與繼子女互有繼承權的規定不夠合理。我國《婚姻法》第 27 條規定: “繼父或繼母和受其撫養教育的繼子女間的權利和義務,適用本法對父母子女關系的有關規定!蔽覈独^承法》第 10 條亦規定,形成扶養教育關系的繼父母與繼子女互為法定繼承人。對此,如前所述,我國有學者已提出此規定不利于離婚一方的再婚,因為這樣可能影響夫妻關系,損害扶養繼子女的繼父母一方的親生子女的利益。[11]我們贊同此觀點。因為,在繼父母扶養了繼子女后,法律還強行規定繼子女有權繼承繼父母的遺產,這也許會違背當事人的意愿。據我國學者的調查顯示,盡管在我國一些地區存在平等對待繼子女繼承權的傳統,但仍有部分人不承認繼子女的繼承權,且相當大比例的人選擇對繼子女的繼承權視具體情況而定。如在北京地區,有 5. 9%的被調查者選擇根本沒有考慮過繼子女的繼承權,有 25. 9%的人選擇會視具體情況而定。在重慶市有 11. 4% 的被調查者選擇根本沒有考慮過繼子女的繼承權,有 34. 8% 的人選擇會視具體情況而定。在武漢市有 17. 1% 的被調查者選擇根本沒有考慮過繼子女的繼承權,有 31. 0% 的人選擇會視具體情況而定。[12]342我們認為,繼父母與繼子女已經形成扶養關系的,如果繼父母愿意讓繼子女繼承其遺產,有以下三種方式可選擇: 一是根據我國《收養法》的相關規定收養該繼子女; 二是通過遺囑將財產遺贈給該繼子女( 繼子女也可采取這種方式遺贈財產給繼承父母) ; 三是可依《繼承法》第 14 條的規定,請求酌情分得適當的遺產。通過以上措施,可以保護繼父母與繼子女雙方的合法權益。
            3、喪偶兒媳或喪偶女婿享有繼承權的規定之不足。兒媳與公婆,女婿與岳父母為姻親,許多國家法律規定姻親之間無法定的權利義務關系。而我國《繼承法》規定喪偶兒媳對公、婆,喪偶女婿對岳父、岳母,盡了主要贍養義務的,作為第一順序繼承人,旨在于鼓勵喪偶的兒媳或女婿對公婆、岳父母的贍養。但近年來有學者對此規定提出了質疑,認為此規定有一定不合理的地方。一是此種規定將本應由道德調整的規定納入到了法律調整的范圍; 二是多數國家的繼承法都未將姻親納入法定繼承人范圍; 三是此規定不符合我國民間按支繼承的傳統,可能會出現不公平。如果被繼承人同樣留有不止一個子女且每個子女都有子女時,喪偶兒媳對公、婆或喪偶女婿對岳父、岳母盡了主要贍養義務的,可以作為第一順序法定繼承人,并且其子女還可以代位繼承,此時該支親屬就繼承了兩份遺產。但在盡了主要贍養義務的兒媳或女婿沒有喪偶的情況下,該被繼承人的子女就只能繼承一份遺產。在此種情況下,兩支親屬所盡義務基本相同,但繼承份額卻不同,就出現了遺產分配不公平的現象。我們贊同此觀點。我們認為,如果喪偶兒媳對公、婆,喪偶女婿對岳父、岳母盡了主要贍養義務的,可以通過適用《繼承法》第14 條酌情分得遺產的規定而予以適當補償,但不宜將他們納入法定繼承人的范圍。[2]
            (二) 我國法定繼承人順序的立法之不足
            如前所述,根據《繼承法》第 10 條規定,法定繼承人的順序有如下二個: 第一順序: 配偶、子女、父母; 第二順序: 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我們認為,我國法定繼承人順序的立法存在以下不足之處:
            1、我國法定繼承人的順序太少。關于法定繼承人的順序,與世界上其他國家相比,我國屬于最少的。如《俄羅斯聯邦民法典》規定的法定繼承順序有八個,英國的法定繼承順序有七個,澳大利亞大多數州和德國規定的法定繼承順序有五個,法國的法定繼承順序有四個,瑞士、日本、意大利( 除了國家作為第四順序外) 和美國《統一遺囑檢驗法典》的法定繼承順序有三個。我們認為,法定繼承人的順序太少,一方面容易導致遺產繼承過于集中,另一方面容易導致無人繼承而遺產歸公。
            2、我國法定繼承人的順序不夠合理。我國法定繼承人的順序的安排主要有以下不足: 其一,父母與子女同為第一順序法定繼承人,這不符合我國民眾的繼承意愿和繼承習慣。根據我國學者調查,從我國民眾的繼承意愿看,大多數被調查者都希望配偶和子女為第一順序法定繼承人,父母為第二順序法定繼承人。[12]69另據我國學者調查,在我國民間,如果死者留有后人( 子女) 時,父母一般不繼承遺產。其二,配偶為固定的第一順序法定繼承人,這對配偶繼承權的保護力度還不夠。在現代社會,夫妻作為家庭的核心成員,配偶的繼承地位得到了進一步提高。與部分國家相比,我國將配偶列為固定的第一順序法定繼承人,其所得之遺產最多固然可能是全部,但如果死者有多個子女并留下父母時,其繼承份額則十分有限。其三,我國法定繼承人順序的規定,未能兼顧保障配偶繼承人與血親繼承人的繼承權。在我國家庭結構已呈小型化核心家庭為主的社會背景下,在保護配偶繼承權的同時,血親繼承人的繼承權也應當受到保障。如果配偶被固定在第一順序參加繼承,有可能使第二順序的血親繼承人不能參加繼承而其繼承權不能實現。因此,許多國家的繼承法都明確規定,配偶為不固定順序的法定繼承人,其可以與其他順序的血親繼承人一起共同繼承。如法國、德國、瑞士、日本、意大利以及英國、美國、澳大利亞等國的立法,以兼顧保護配偶繼承人與血親繼承人的繼承權。[10]407在我國,根據現行法定繼承順序,在無第一順序的其他法定繼承人時,所有遺產歸配偶所有,而順序在后的血親繼承人的繼承權全部落空。我國有學者指出,這樣的順序安排還可能會容易導致遺產歸公。如果配偶在繼承遺產后其沒有法定繼承人時,雖被繼承人還有第二順序的法定繼承人但也不能繼承,而被繼承人的遺產則應歸公,“縮短了私有財產收歸國有的行程”。[13]
            綜上所述,我們認為,我國《繼承法》有關法定繼承人的順序應當適當調整,應當將子女及其晚輩直系血親作為第一順序法定繼承人,這既符合我國民眾的繼承的意愿和習慣,也與世界上大多數國家的立法相一致。同時,父母是被繼承人最近的直系尊血親,父母與祖父母、外祖父母、兄弟姐妹相比,與被繼承人關系比后者更為密切,在沒有直系晚輩血親時,大多數人希望由父母繼承遺產。因此,父母應作為第二順序法定繼承人。關于兄弟姐妹及其子女與祖父母、外祖父母的繼承順序,我們認為,為盡可能使遺產不外流于更遠的旁系血親,應將兄弟姐妹及其子女作為第三順序繼承人。在兄弟姐妹死亡時,由其子女代位繼承。祖父母、外祖父母的繼承順序宜放在兄弟姐妹及其子女之后,作為第四順序繼承人。關于配偶的繼承順序,建議配偶不固定繼承順序,配偶可以參與到第一、第二、第三繼承順序中共同繼承。在無前三個順序時,由配偶取得全部的遺產,這樣可以避免遺產向更遠的旁系血親擴散,以兼顧保護配偶繼承人和血親繼承人的繼承權。此外,為加強對配偶繼承權的保護和保障父母、祖父母和外祖父母的晚年生活,需要增設兩種制度: 一是配偶對特殊遺產的先取權和家庭住房的終生居住權; 二是受被繼承人扶養的未參加繼承的父母、祖父母和外祖父母對特殊遺產的終生使用權。
            三、完善我國法定繼承人范圍和順序的立法建議
            基于上述分析,根據保護私有財產繼承權的基本原則,本著對被繼承人財產所有權的尊重及各種繼承人之繼承權的兼顧保護,借鑒國外立法經驗,結合我國民眾的繼承意愿和繼承習慣,我們提出以下完善我國法定繼承人范圍與順序的立法建議:
            (一) 適當調整我國法定繼承人的范圍
            第一,建議適當擴大法定血親繼承人的范圍,增加兄弟姐妹的子女作為法定繼承人。[14]
            第二,建議刪除形成扶養教育關系的繼父母與繼子女相互繼承遺產的規定,同時新增規定: 繼父母與繼子女相互形成扶養關系的,可以依據《繼承法》第 14 條的規定,請求酌情分得適當的遺產。
            第三,建議刪除盡了主要贍養義務的喪偶兒媳和喪偶女婿作為法定繼承人的規定,同時新增規定: 喪偶兒媳對公、婆,喪偶女婿對岳父、岳母,盡了主要贍養義務的,可以根據《繼承法》第 14條的規定,請求酌情分得適當的遺產。[12]70
            (二) 適當調整我國法定繼承人的順序
            建議對我國法定繼承人的順序進行調整和補充,作出如下規定:
            在法定繼承時,遺產按照下列順序繼承:
            第一順序: 子女及其晚輩直系血親。子女先于被繼承人死亡的,由其晚輩直系血親代位繼承,以代數近者為先。
            第二順序: 父母。
            第三順序: 兄弟姐妹及其子女。兄弟姐妹先于被繼承人死亡的,由其子女代位繼承。
            第四順序: 祖父母、外祖父。
            繼承開始后,由順序在先的繼承人繼承。沒有前一順序繼承人或前一順序繼承人都放棄繼承權的,由后一順序繼承人繼承。

            總共2頁  1 [2]

              下一頁

            ==========================================

            免責聲明:
            聲明:本論文由《法律圖書館》網站收藏,
            僅供學術研究參考使用,
            版權為原作者所有,未經作者同意,不得轉載。

            ==========================================

            論文分類

            A 法學理論

            C 國家法、憲法

            E 行政法

            F 刑法

            H 民法

            I 商法

            J 經濟法

            N 訴訟法

            S 司法制度

            T 國際法


            Copyright © 1999-2021 法律圖書館

            .

            .

            a片在线视频免费观看网址